Saturday, July 20, 2019

五公里,一年

時間要從2017下半年說起,當時我從衣索比亞訓練回來,經過了過去兩年的準備、失敗、重新再來,自覺當時是近年身體狀況最好、最有機會再次擁抱馬拉松的一個賽季,整年下來訓練量很自然地維持在160-180公里,經過了幾次測驗賽、超過十次的30-36公里長跑,身體也沒有甚麼異常。於是下定決心,今年我要好好跑一場馬拉松。

比賽過程先前已經分享過,就不再贅述。最後三公里,我直到現在還記憶猶新,毫無懸念地以平均3:55/km的配速飛翔著,那是我數年來,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自由的時刻。

不過就在那之後,我也開始了跑步、或者說人生中最大的低潮期,整整一年,我是連一步也沒辦法跑的。

長年的痼疾在隔年初逐漸加劇,我逐漸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和神經反應,究竟是我的病症造成我無法跑步,或是因為我前一年賭注成功所必須付出的代價,雞生蛋,蛋生雞,隨著症狀惡化,也已經分不清。可以肯定的是,一個數十年如一日的跑者,看著自己的雙腿,卻無法邁出步伐,即便我過去跑步生涯中曾鼓勵過無數的跑者,自己面對這樣的困境,也是感到無比沮喪挫折。
恰巧當時我在工作和家庭方面也都遭遇了一些變故,各界的壓力接踵而來,每天清晨我還是習慣性地睜開雙眼,但往往什麼事也沒辦法做,整理好心情,做了復健和伸展,就去上班。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發現身體在水中靠浮力支撐的狀況下,不舒服的感覺減輕不少,於是那陣子游泳就成為我唯一可以做的有氧運動,在連走路和正常人不用思考的站立與呼吸都窒礙難行的狀況下,還可以保持運動、維持正常的生理機能,也是值得慶幸。

投入工作、輕鬆運動、配合治療,轉眼間就這樣過了快一年,去年的十一月十九日,早上醒來的那一個瞬間,我好想跑步,於是乎套上跑鞋,步履蹣跚地走出家門,那天我跑了三公里,身體彷彿是一個陌生人、不是自己的,過往再熟悉也不過的跑步動作,好像離我很遙遠,就像一個剛開始學步的幼童,跌跌撞撞、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至少是一個好的開始」,我這樣對自己說著,過去一年我刻意想要遺忘這心中的摯愛、想把它埋藏在心裡深處、不敢輕易想起它,但跑者這個身分早已在我的身心靈之中烙下不可抹滅的印記,每當夜深人靜,每當病痛難耐,我總是會想起那些過往留下的感動、美好、挫折、突破、成就、失敗、喜樂憂傷。

「總有一天我會再回來」,如同2017年跑完馬拉松的心得結尾,只是我要面對的是另一場更艱難的馬拉松。

只要有願,就有力,在積極復健、治療、逐漸恢復訓練的過程中,狀況的確有了起色,雖然不時還是會摔倒或急性症狀,但我的心中是踏實的,我很明白身體一直在變化和適應,路途崎嶇,但只要方向對了,身體會給我正面的回饋。

這段時間我把自己2017年完賽的照片當成手機桌布,告訴自己我一定可以,我一定做得到,儘管每天可能就只前進那麼一點點,甚至倒退,我一定可以。

我逐漸從每週跑一次、跑三次、跑五次,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逐漸恢復,都只是輕鬆跑,此時跑步的目的就是找回跑步的感覺和維持好的體能以對抗病症,只要早上起床不舒服,當天我就不跑,隔了好一段時間,每週可以跑60公里上下,過程中雖然往往不太舒服,但我可以跑,沒有受傷,就不要輕言放棄。

這樣的跑量和我過往動輒160公里的跑量比起來根本完全無法相提並論,但就像我常和跑者分享的,一個身心成熟的跑者,最重要的是活在當下,今天的你有甚麼樣的年紀、家庭、生活、工作,就從中找出一個最棒的自己,不要拿別人或過往的經驗與事蹟來比較,時空背景不同,身心條件也都不一樣,唯一相同的,是你仍舊可以保持一顆熱愛跑步的赤子之心。

這段時間支持我的,也就是這份對跑步的情感,如果說我過去十幾年在跑步中獲得最多的是什麼,那我想就是這顆,堅毅的心。
這段時間因為自己的身分也有所改變,所以刻意地在社群網路中淡出,希望讓自己專注在新的事業與身體的恢復上,不過朋友的關心我都有收到,也真的由衷感謝,偶爾有朋友前來探望,我的心情都像獲得玩具的小朋友一般興奮,畢竟,從幕前突然退出到幕後,身邊突然少了好多好多的聲音,自己一時之間也有些不太習慣,不過我知道你們都持續為我加油,真心感謝。

說來也好笑,這段時間只要有人約跑,我都當成比賽一般謹慎,因為不想要出狀況讓人擔心,又捨不得有人可以一起跑的機會,即便只是隨興約的輕鬆跑,我都把自己準備好了才赴約,可喜可賀,目前有約跑過的,當天都安全下莊,也讓我興起了似乎可以再更進一步的念頭。

忘了是哪一天,Jay在IG上詢問有沒有人要跑大腳ㄚ接力賽,我和他平時就是時常交流的朋友,很自然地隨口問了一句「要不要我幫你問看看」,話剛說出口,想著不如自己就去跑吧,才五公里,應該不會有什麼狀況。

你也許會覺得不過就五公里擔心什麼,但我知道自己的個性,約跑閒聊是一回事,但只要談到比賽,就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要比賽,就要全力以赴,不然就自己跑就好了;前後大概思考了幾分鐘,我覺得現在是可以嘗試的時候了,於是乎在一些機緣下組成了「丹羊江豬雷吼雪杰」隊,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怕熱、甚至還比較喜歡熱,只怕身體出狀況,所以一開始就打算在起床無恙的情形下盡快完成任務,也感謝隊友的體諒讓我能跑第一棒。

為了把自己準備好再上場,從報名後到比賽的前一天我做了很多的準備、更充分的休息、訓練、與復健,狀況也確實漸入佳境,著實寬心不少,有幾次的訓練中試著跑得快一些,雖然有過幾次隔天身體出狀況的經驗,但大致上是可以接受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來到比賽當天。

起床,為隊友和自己準備黑咖啡和燕麥棒,就和過去數十年清晨起床訓練和比賽的狀況一樣,表面上看起來輕鬆自如,其實當天賽前我是戰戰競競。

「拜託,讓我跑完。」心中仍不免有些忐忑。

到了會場我就去熱身,直到賽前三分鐘才進到起跑線,憑著過往人脈廣的老油條邊哈拉邊位移到前三排,隊友號稱說賽前有叫我的名字,但可能只是在世界的中心呼喊丹丹? 倒數十秒,手錶ready,前一次在起跑線前按錶,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

砰! 比賽開始,今天的我沒有預設任何配速,因為過去半年的復健都是輕鬆跑而已,所以就抓個2-2、兩步兩吸的乳酸閾值節奏前進,隨著運動科技的進步,這類傳統掌握體感的技巧和能力已經越來越少人熟習,但某些關鍵時刻,它仍有不可取代的作用。

順順地過了越野路段後進入下坡,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緊張的關係,左腿沒什麼知覺,調整了幾百公尺仍不見好轉,此時忽然聽到有個人喊我的名字,心裡忽然一個念頭想笑,從來沒想過自己在五公里的比賽中還要擔心調整,說也好玩,左腳似乎恢復正常,有踩到地面的感覺了,於是就以這樣的節奏前進。

折返上坡,回程看到江大哥和Hoyo,心中一些回憶又湧上心頭,2016年台北馬拉松起跑前,Hoyo在我背後拍一下說「ㄟ我Hoyo啦」,從此之後和這位酒鬼結下了孽...啊不是,是深厚的友誼,至少過去這年他是唯一特地搭高鐵來找我吃咖哩飯的朋友。

不過事實上高鐵一日生活圈也只有他能做得到啦...。

回到比賽,因為過去常跑山路,以及在肯亞和衣索比亞訓練的經驗,對於地形變化還要調整節奏以維持強度的跑法還算有經驗,所以今天在前4.5公里都算掌握得還不錯,唯一錯估是進入園區後我以為剩一百公尺直接切入草原,因為我根本沒看錶,孰不知還要繞一圈,這邊有點太早衝刺了,衝完發現還有四百公尺,以往的我一定又氣又怒,但今天我是開懷大笑: 「靠北! 還有!」。

順利把棒子交出去,心中一塊大石頭落了地,要走出賽道時才發現原來左腿是不太能彎曲的,也拐了好幾步,大明見狀問我還好嗎,我也苦笑道還好,今天正常發揮。
此時看了看手錶,22分多的成績,這對於過往的徐敦傑一定是不能接受的,但對於今天的我,是跑得多麼好,心中給自己一年多來的努力一個紮實的肯定,今天,我仍然是一個跑者。

最後全隊順利完賽,跑出了一個2小時56分的成績,這個成績套到普遍狀況還沒到位的每一位隊員身上,都不一定能完成,但今天我們八個人一起完成,所感受到的喜悅與成就感,我想不見得比一個人完成來得少,謝謝你們,丹羊江豬雷吼雪杰,情義相挺,情和義,值千金。

一個身心成熟的跑者,最重要的是活在當下,從現在的條件中找出一個最棒的自己,不要拿別人或過往的經驗與事蹟來比較,時空背景不同,身心條件也都不一樣,唯一相同的,是你仍舊可以保持一顆熱愛跑步的赤子之心。跑步所帶給我的,是無比寶貴的人生經驗,我跑了十多年,至今我仍然在學習,我也永遠無法猜測到,今天跑步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讓我的人生增添色彩。

如果說有一件事情是讓我可以重回跑道的主因,那我想就是過去數十年來那些一次又一次、持續累積的每一個練習、並從中所形塑的心志吧。


"Someone asked here what was the most important workout? I said, The most important workout is this: morning, cold, dark and rainy or warm and sunny, 4-10 miles easy. I've done thousands of them"

-George Malmo Malley

Monday, April 23, 2018

措手不及一陣風 不動王者Eliud Kipchoge



2018倫敦馬拉松在昨日開場一陣狂風吹拂下正式開跑,咦? 等等,Daniel你是不是沒看比賽,晴朗無雲風何在? 昨天的風,不是來自於天氣,而是由帶頭的兔子猛力颳起。

依照倫敦馬官方賽前的計畫,pacer預定的配速是半馬61分,也就是14:30-40之間的節奏,後段看天氣和選手狀況自求多福,但你知道昨天第一個五公里這群大會聘用的配速跑者帶著精英集團九人跑出什麼成績嗎?

13:48。


WTF?!沒錯,五公里13:48,相當於1:56:27的馬拉松、58:10的半程馬拉松完賽成績,一開場就讓所有人神經緊繃,也因此大大影響了比賽中後段的表現,pacer團過了五公里後發現太快,稍微降速,但第二個5k還是跑出比世界紀錄快的14:31(WR pace: 14:41/5k),自此之後每況愈下,14:46(10-15)、14:47(15-20),菁英選手們也吃不消,半程的時間是令人只能苦笑的1:01:00,好吧,從結果論來看至少pacer達成任務,但沒人能預期他們中間這樣搞,也讓去年柏林馬第二的Guye Adola掉出集團。

如果你有看昨天的比賽,可以發現除了Kipchoge始終在最前方,其餘選手有時亦步亦趨、有時稍微落後,但多保持在射程距離,原因就是這一開始打亂棋盤的配速,選手們意識到後紛紛開始自我調整節奏,但偏偏Kipchoge還是咬得住,所以也不敢目送放手,就形成這第一集團前後分散、隊形變換的景象,包括Kenenisa Bekele. Bedan Karoki,Mo Farah等人,有個例外是衣索比亞21歲小將Shura Kitata,如同去年柏林馬Adola的場景,一副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態勢,是至此為止仍緊跟Kipchoge不放的唯一跑者。

25公里後Bekele和Karoki先後退出領先集團,Farah則在30公里處落隊,Kipchoge與Kitata以1:27:24通過30k,到此為止也正式把開賽pacer「好心」預存的時間花完,配速掉出世界紀錄之外,並開始顯露疲態,接下來的五公里是整場比賽最慢的,兩人仍盡力守住領先位置,但相較之下Kitata的動作已經開掉,不若Kipchoge的節奏穩定。


這樣的態勢直到39k才分出高下,Kipchoge選擇在此時劈下戰斧,拉開一波十秒的差距,而跟了全場的Kitata也無力還手,逐漸掉速,雖然最後三公里Kipchoge的配速又慢了下來,但Kitata絲乎也氣力放盡,Kipchoge最終就以2:04:17的成績,笑納生涯第三場倫敦馬拉松勝利,也將生涯全馬戰績推進到9勝1敗(唯一的敗場是輸給2013柏林馬破世界紀錄的Wilson Kipsang)。

Farah選擇在30公里退出領先集團似乎是個正確的決定,賽前宣稱要打破英國高懸33年國家紀錄2:07:13的他,最後以穩健的節奏、2:06:21的成績,順利達標,也寫下個人生涯最佳,對於退出田徑場正式轉往路跑領域發展的他,似乎是個不錯的開始。


賽後Farah也表示一開始的配速實在太快,真的蠻痛苦的,看到五公里的計時鐘想說這群人是瘋了嗎? 但因為所有人都跟上,他也沒有選擇只好盡力咬住,因為這不像田徑場一樣落後一些還有機會,42公里的距離一但放掉,後面大概也無力回天。

另一個備受期待的老K、Kenenisa Bekele,最後僅以令人失望的2:08:53完賽,他認為後段上升的溫度和一開始過快的配速讓他後段每況愈下,20公里後越來越疲乏,而當記者詢問「你對pacer滿意嗎?」老K先是笑了幾聲,一副不想回答的樣子,才表達了他對pacer的不滿: 「賽前官方宣稱有兩組pacer,一組61:00,一組61:45,但第二組人馬居然沒出現!」。就今天的比賽來看,Bekele的體能確實比去年好得多,只是離巔峰狀態,恐怕還有一段路要走。

也許你認為比賽一開始跑快「一點」沒什麼大不了,但以兼具競賽和紀錄雙重層面考量的菁英馬拉松賽來說其實影響甚鉅,任何的戰術失誤或冒險,都可能為比賽帶來失望的結果,今年倫敦馬女子組的比賽就是個顯著的例子,賽前Tirunesh Dibaba和Mary Keitany似乎沒有選擇地被推上挑戰世界紀錄的發射台,但如果賽前所言,超過一分半的巨大差距,恐怕是不成功、便成仁,最後兩個跑者一位未完賽,一位35公里後一瀉千里,只以第五名完賽。

儘管比賽天氣比預報來得高,起跑時就已經18度並帶有水氣,但這兩位高手還是決定來場頂尖對決,15:46/5k(2:13:04)、31:46/10k(2:14:03),在刻意安排男性配速員給女子選手的狀況下,一開跑還是過快,目標不只鎖定Paula Radcliffe的十五年不敗紀錄(2:15:25),還高出一個檔次,果不其然,15公里後兩人的配速開始下降, Dibaba先放掉紀錄、隨後越跑越慢,35公里前就退出比賽,Keitany則苦撐到30公里,進度落後於世界記錄配速後,也無力回天,35公以後就選擇慢跑到終點,最後以2:24:27完成比賽,最後五公里氣力放盡,跑了20分鐘。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所有鎂光燈聚集在Dibaba和Keitany的狀況下,前年里約奧運成為肯亞史上首位在奧運五千公尺女子組封王的Vivian Cheuiyot選擇保持自己的節奏,穩紮穩打,結果在溼熱的天氣下跑出了相當亮眼的成績,2:18:31,史上第四快的紀錄,Cheuiyot在比賽過程中一直不在鏡頭前,直到Keitany於35公里掉速時,才發現後方一個黑色身影已如此接近,Cheuiyot穩健的配速一舉超越失速的Keitany,最後一舉將個人最佳紀錄向前推進五分鐘之多。

賽後Cheuiyot的教練Ricky Simms表示,待在第二集團、伺機而動是他們賽前就擬定好的策略,因為他們知道要突破世界紀錄實在太難,一旦前方失敗,就是我們的機會了。

「我從來沒有帶過馬拉松選手,去年初馬後,我參考Paula的建議,讓Cheuiyot的訓練里程逐步推進到今年的每週110英里,並要求她把Garmin的數據確實回報給我,因為跑馬拉松所需投入的里程和時間太多了,我不可能像以前每天在田徑場上叮嚀,但我必須確實了解她的狀況。」Simms賽後受訪時說。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會贏,去年Keitany前半程跑了67分,她是一個非常強悍的選手,即便到比賽後段失速,你也不會認為她感覺要跑到死了,Keitany展現出來的霸氣仍然懾人。」Cheuiyot對於自己的表現也相當滿意,但一如她以往內斂謙虛的個性,把自己的成功,歸給霸氣挑戰世界紀錄而讓賢的Keitany。



即便Keitany最後步履蹣跚,仍選擇跑完整場比賽,她大可直接退出,不必在22度的太陽下勉強跑完,「今天的天氣太熱,確實不好跑,但最重要的是我有完成比賽。」這位36歲的老將,即便未竟全功,仍獲得全場掌聲,這就是馬拉松精神。


最終成績

男子組
1. Eliud Kipchoge (KEN) 2:04:17
2. Tola Shura Kitata (ETH) 2:04:49
3. Mo Farah (GBR) 2:06:21

女子組
1. Vivian Cheruiyot (KEN) 2:18:31
2. Brigid Kosgei (KEN) 2:20:13
3. Tadelech Bekele (ETH) 2:21:40
5.  Mary Keitany (KEN )2:24:27

Friday, April 20, 2018

史詩級對戰 2018倫敦馬拉松觀戰重點



在本週淒風慘雨的波馬後,周末即將登場的,是堪稱史上競爭強度最高的倫敦馬拉松,由於時差和天候與獎金等因素,倫敦一直都是菁英選手的頂級戰場,今年也不例外,最優秀的選手齊聚一堂,準備展開一場史詩級對戰。開賽在即,今年的觀戰重點有哪些呢:

迷霧中的國王
從田徑場上退役、轉往馬拉松發展後,Kenenisa Bekele的表現與訓練始終令人捉摸不定,包括他的經紀人Jos Hermens、教練s(嗯,複數,他換過很多個),都對這位天賦英才的長跑國王又愛又恨,他可以跑出2:03:03的史上第二(2016柏林),也可以「意外」地臨時缺席,或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退出比賽,甚至賽前一天半才散漫地到比賽地點準備上場。Bekele在賽前受訪時表示過去幾年他常因傷所困,所以表現起起伏伏,但事實上他也是個頗有頭腦的商人,熱衷投資置產,就連他的經紀人也看不下去公開放話要國王最好皮繃緊點,所以老K的狀況究竟如何,沒人知道。


Bekele仍是當今馬拉松最厲害的跑者之一,無庸置疑,在前兩屆倫敦馬儘管沒有奪勝,表現也都是一級水準,2016帶傷上陣跑出第三(2:06:36),2017則是磨傷胸部的非戰之罪,2:05:57輸給今年也將參賽的Daniel Wanjiru。不過有了去年柏林三巨頭對戰率先退場的難堪經驗,今年倫敦馬Bekele看來下定決心要討回顏面,週二就抵達倫敦做賽前整備,Hermens也向媒體說從沒看過這麼謹慎規矩的國王,加上目前為止他沒有任何傷痛,期待他在倫敦再創巔峰。

喔對了,可別忘記胸前塗凡士林。

美麗的戰役
Eliud Kipchoge,生涯十場出賽拿下九勝,跑出人類史上最快的馬拉松時間(2:00:25,Nike Breaking2 project),奧運金牌,PB 2:03:05 (2016倫敦,大會紀錄),如果你說Kipchoge生涯還有什麼未完成,大概就屬馬拉松世界紀錄了。有別於大部分跑者以科學數據或訓練與比賽成績來評估訓練進展,他和長期合作的教練Patrick Sang長期以自體感覺衡量體能表現,也因此Kipchoge不論在訓練或比賽中是不戴手錶的,計時是教練的事,他就專注在每天該跑的感覺便是。


「我想在週日跑一場美好的比賽。」Kipchoge賽前被問到對於週日的比賽有何計畫時,只留下這一句蘊含深意的話語。

萬夫是否仍Mo敵
當熟悉的Mobot手勢出現在泰晤士河畔,也代表這位田徑場上近年來吳所匹敵的長跑名將將正式展開他的馬拉松旅程,儘管先前的嘗試讓英國民眾有些失望(2:08:01,2014),但Mo Farah想必仍是今年最具主場優勢的跑者,去年從田徑場地賽退役後,Farah離開長年旅居的美國,也換了教練, Gary Lough,沒錯,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人Paula Radcliffe的丈夫,不論是生活型態或是訓練系統都和以往不同,Farah也坦言自己雖然覺得訓練狀況不錯,但這次比賽的目標會比較務實地放在打破英國國家紀錄、Steve Jones的2:07:13。


「但如果大夥一開始就瞄準世界紀錄配速硬幹,那為何不跟上?」Farah風趣卻有自信的風格仍不變,就期待這位公爵跑者週日的表現了。

黑馬劇場
不論是去年倫敦馬冠軍Daniel Wanjiru,抑或柏林出來帶、差點把冠軍帶回家的Guye Adola,都是在賽前不熱門但有意外表現的黑馬,隨著近年來世界跑者在半馬實力和初馬表現越來越好的狀況下,具有經驗的老手們也必須謹慎面對這些虎視眈眈的新秀,今年Adola和Wanjiru都將參賽,兩人雖然都缺少一股獨當一面的霸氣,即便領先仍頻頻後顧張望,但跑出佳績是不爭的事實,Adola更於去年柏林成為史上最快的初馬跑者,2:03:46,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換線張望,還幾度讓Kipchoge心煩困擾,雖然最後功虧一簣,但有了去年的經驗,Adola今年將再次挑戰Kipchoge。

也別忘記兩屆世錦賽冠軍Abel Kirui,2016芝加哥馬拉松強勢回歸、告別傷痛陰霾的他,一直以來都是相當優秀的馬拉松戰術家,過去兩年訓練狀況一直不錯,也和Kipchoge一樣同受Sang的指導。

萬事俱備欠東風
倫敦馬女子組的精采程度一點也不亞於男子,如果你有看去年的比賽,想必對Mary Keitany和Tirunesh Dibaba大殺四方破純女子馬拉松紀錄的表現印象深刻,今年她們將再次對決,且目標不只是贏,還要破世界紀錄,大會也很配合的特別「安排」男子選手擔任pacer引導,希望能一舉推倒Paula Radcliffe 十五年不墜、2:15:25的高牆。


不過現實上Keitany的2:17:01與2:15:25仍有不小的差距,試想近年許多跑者數度叩關Dennis Kimetto的男子紀錄2:02:57,最接近的是老K 2:03:03、六秒的差距,可以想像在極限邊緣要進步一秒都很困難,更遑論近1:30的距離,當然,頭都洗下去了Keitany也不能只是佛系跑者,她在年初的RAK半馬就跑出生涯最快的64:55,去年倫敦馬前同樣一場比賽也只不過65:13,顯見這位「老」將的宣言可非空穴來風,相較之下Dibaba去年芝加哥獲勝後選擇休息了很長一段時間,狀況未明,沒人說得準,儼然典型衣索比亞style。

此外,今年女子組的比賽除了有男子配速的優勢,菁英選手的競爭激盪也有助於激發潛能,Vivian Cheruiyot、Rose Chelimo、Gladys Cherono、Tigist Tufa,都是頂尖馬拉松賽事曾奪冠的經驗老手(Cheruiyot除外,但她是女子跑者中世界錦標系列賽金牌拿次多的,第一當然是Dibaba),比賽當天目前預計約攝氏15-18度的天氣,晴朗帶點微風,老天也給足面子,讓風雨提前在波馬下好颳滿。


繼2017柏林馬,另一場史詩之戰即將上演,無論結果如何,相信都會是一場賞心悅目的美麗戰役。

Sunday, April 8, 2018

重返波士頓 Shalane Flanagan不留遺憾


2017年末,Shalane Flanagan在年初壓力性骨折的大傷後重返榮耀,贏得紐約馬拉松冠軍,獲得全美、甚至全球跑者的掌聲。畢其功於一役、聚榮耀於一身,這位36歲的老將大可就此退休,為其20多載的長跑生涯畫下完美的句點,但Flanagan沒有選擇這麼做。

小啜幾口咖啡,Flanagan腦海中浮現的,是堪稱有史以來最強女子菁英陣容的波馬情景,也是近年來最有機會看到自Lisa Rainsberger 33年前奪勝後,再次有美國女子選手於波馬封王。Jordan Hasay? Molly Huddle? 還是Desiree Linden? 這些曾是她場上對手的跑者究竟誰有機會拿下冠軍?

身為從小在麻省長大的在地人,這位2017紐約馬冠軍正坐在轉播單位CBS的講評台上,分析比賽,看著同胞在自己熟悉也不過的跑道上奔馳。時間大約過了兩小時25分,一個馬拉松跑者迎向終點、身體痛苦與心理喜悅交雜的時刻,Flanagan目睹了她的同袍轉過波爾斯頓,迎向終點,即將拿下她從小就渴望至今的一場勝利,全場歡騰,氣氛來到最激情興奮的最高點,33年來第一位美國女子波馬勝者就是...。

坐在講評台上,Flanagan此時說不出任何話語,心中只有一個聲音。

「如果這時我......。」


再戰一回

Flanagan自去年紐約馬勝利後,腦海中不時出現以上場景,在紐約馬勝利之前,她一直很想證明自己是世界上最頂尖、有奪冠實力的跑者,如今她也做到了,沒有人會懷疑她突圍單飛、擊敗非洲好手的實力;Flanagan反覆考慮著是否就此帶著這個在嚴峻賽道下得來不易的勝利、以及四屆奧運國家代表的光環風光退休...。

還是,要為榮耀再戰一回?

「我試著想像當愛國者日那天,我身為一個旁觀者,或是我站在起跑線、身心達到最佳狀態、就像今年紐約馬般的場景。」

「幾經思量,我很肯定,如果不給自己最後一個挑戰波馬的機會,我一定會後悔。」Flanagan說著。

對,2018年4月16日,她將梳妝整備、確認策略,然後再次站在霍普金頓、一條齊聚世界頂尖高手的經典賽道,向波爾斯頓的終點線前進,展開26.2英里的波士頓之戰。

一月,奧勒岡拂曉的清晨,陽光從窗外照進屋中,眼前是令人讚嘆的胡德山美景,Flanagan在廚房喝下最後幾口咖啡,看著冰箱上一張以其紐約馬終點前自我激勵、不經意迸出口的「F*ck Yeah!」為創意的廣告,「我從來沒想過那時鏡頭會靠我的臉這麼近,也真的是興奮莫名的無意之作,哈哈,現在我還蠻希望這段影片能後製成老少咸宜的版本。」

打包田徑裝備,帶著繡上美國代表隊隊徽的背包,Flanagan準備出發前往以短跑名將Michael Johnson為名的田徑場和其教練Jerry Schumacher碰面,她不知道今天的課表是什麼,但已經做好了勢必不輕鬆的心理準備,尤其是這個時刻,波士頓馬拉松訓練週期的開始。

對於Schumacher,從教練的角度來說,Flanagan紐約馬勝利後如雪片般飛來的商業邀約與公關活動著實造成不小的困擾,全世界都想親眼目睹這位四十年來第一個率先在中央公園擁抱勝利的美國跑者,Flanagan這週可能要去加州、下週可能要去洛城拍廣告、中間也許穿插冬奧賽會的邀約、或是在超級盃期間為超馬比賽宣傳。

Schumacher向來是一個低調、謙虛的教練,鮮少隨著選手一同曝光,更別說搶風頭,他始終希望自己的選手能專注在訓練上,不要被一時的成就沖昏頭而在原地踏步。但Flanagan這次的狀況可說特例,畢竟對於一個即將邁入生涯晚期的職業選手來說,這樣的成就與隨之而來的肯定是多難能可貴,不過他們討論後也作出決定,一切邀約就在一月中截止,剩下的,請在四月十六日後再來。

「我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來準備波馬,其他的事情,我還有整個人生可以慢慢處理;我沒辦法再回到十年前的年輕歲月、擁有當時的體能與健康,所以把握每一個比賽機會,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事。」Flanagan說。

跳上Land Rover休旅車,Flanagan從音樂選單中挑選今天的主題曲,這對她來說、尤其是速度訓練前,是很重要的事情,「我現在很愛Taylor Swift,哈。」

開到Nike田徑場的第一件事,是在停滿員工車輛的偌大停車場中找到一個不曝曬的理想車位,Schumacher是極少數享有優先停車保留位的Nike雇員,也總是留給Flanagan在訓練日停放,每當她看到教練的位子空出來,總是會心一笑。即便像Flanagan這樣頂尖的馬拉松跑者,在Nike這樣的大公司中,也沒有停車優先權。


前所未有的絕佳狀態

今早Flanagan的訓練夥伴是2016里約奧運鐵人三項女子金牌Gwen Jorgensen,Jorgensen在去年八月為人母後不久,就宣布將轉往職業馬拉松發展,今天她的先生和孩子也到場觀看媽媽的練習,Jorgensen和Flanagan到場後沒有停留太久,就一起往田徑場外的土徑跑去,進行20分鐘的熱身跑。

一如Flanagan預期,今天的練習是她最大的夢魘,三組600、400、200公尺間歇,中間全休,配速呢? 「快就對了。」Schumacher知道Flanagan並不喜歡這無聊至極的辛苦訓練,對她面有難色的苦瓜臉只是笑笑以對。「在她還是田徑選手的時候,Flanagan其實還蠻習慣類似的課表,但成為馬拉松選手之後,她寧可跑近30公里的長跑,也不想操這個速度訓練。」

「讚! 讚! 太好了!」Flanagan帶Jorgensen跑第一趟400公尺,約67秒,Schumacher很滿意,向她們大叫著。

在訓練週期剛開始的時候,這樣高強度的訓練很可能讓跑者感到挫折與沮喪,尤其是像Flanagan才正從前一個近乎完美的紐約馬訓練週期結束,體能已經不在比賽巔峰,過往成功經驗的暢快,對比今日練習的辛苦,不論是身體或心理都不好受。但其實在紐約馬勝利的數小時後,Schumacher就告訴Flanagan:「只要妳還願意繼續比賽,妳的巔峰絕對不僅止於此。」

「我認為她現在近乎完美、是前所未有的絕佳狀況,且想必會延續一段時間。」

你可以想像Schumacher說這話時有多興奮,可別忘記,一年前的此時,Flanagan才因為訓練時嚴重的背傷而退出2017波馬,並「被迫」放了一個近十年來第一次的長假。

在這長達兩個半月的休養期間,她把自已從跑步中徹底抽離,做了很多過去身為選手時幾乎沒有時間做的事,她有時間陪伴兩個年幼的孩子,和家人到夏威夷度假,出了本「快跑。慢食」的暢銷食譜,也首次以嘉賓的身分,在波馬擔任比賽講評,看著選手比賽。

這些許久未曾出現的生活色彩,讓Flanagan從長期訓練的壓力中恢復,她不再經常感到疲勞,有多餘的時間烹飪、和朋友聚會等,「當我走出傷痛低潮後,反而很享受這段時間的清閒,偶爾輕鬆運動一下,生活也變得多采多姿,不過偶爾還是會內疚與擔心,自己是否安逸太久,就不想回去當選手了。」

這樣的擔心顯然是杞人憂天,在十週的休假結束前,Flanagan已經開始懷念過往體能絕佳、訓練吃苦當吃補的日子,更令她難以忘懷、想立馬重回跑道的推手,是鮑爾曼(Bowerman)田徑隊同甘共苦的訓練夥伴,「要離開隊友真的太難了,如果這麼做,我一定會遺憾後悔。」


她的隊友也抱持相同看法,當看到Flanagan在休養後活力充沛地回來訓練時,他們心中彷彿有個聲音,也許什麼精彩的事情就要發生。「從徹底養傷到重回水平,是一條漫漫長路,在她剛回來訓練的時候,她和我跑沒多久就累了,這是以往幾乎不會出現的狀況,但經過短暫的休息,你可以看見Flanagan仍舊充滿活力、興致勃勃地想繼續嘗試,她就是想跑。」Amy Cragg,Flanagan在2016里約奧運期間的訓練夥伴這麼說。

「紐約馬前夕的最後一個月,Flanagan的狀態變得不可思議的好,她彷彿天人合一般地全然投入、發揮自己所有的潛能,跑出許多我從未看過的訓練表現,我想,好戲就要上場了。」


''Shalane Flanagan''效應

Colleen Quigley,年僅25歲的美國三千公尺障礙賽奧運代表,在大學畢業後隨即受Nike奧勒岡的訓練團隊延攬為旗下選手,在身為菜鳥的那段時光,她住在Flanagan家中,備受照顧,Quigley始終認為,能讓她從校園跑者順利銜接到職業選手的關鍵,就是Flanagan。

「剛畢業的那個夏天,我的訓練生活很不穩定,常在不同國家和訓練營之間往返,對很多事情一無所悉,Flanagan總能適時地解答所有問題,讓我的身心安定,我就像他們敞開翅膀所庇護的幼鳥一樣,沒有這段時間的幫助,我一定做不到。」

Flanagan有著天生的領袖氣質,但不卑不亢,在鮑爾曼田徑隊中始終扮演著領導與提攜的角色,從最早期她是唯一的女性隊員,到2016里約奧運前夕多達七位女子隊友,讓這個團隊堪稱是全美最強的女子職業田徑隊,Flanagan堅信唯有透過團隊的力量,才能讓自己的潛能徹底激發。

Schumacher說: 「Flanagan很堅持,但我對於團隊和隊員往往有不同的想法,有時甚至會責備她,在打造這個團隊的過程中經歷很多碰撞,但當這個團隊逐步修正與成長、逐漸邁向一個對運動員有絕佳助益的雛形,美妙的事情發生了,她們同舟共濟、有理想、彼此激勵往遠大的目標邁進,指導這樣一個自動自發的團隊,一點也不困難。」

而Flanagan絕非只想在團隊中顧好自己、從中裨益,她不著痕跡地扮演起隊長的角色,從訓練進度、賽前減量、恢復方針,她在教練的指導之餘,提供隊友更細膩的幫助,「她是我的人生導師,即便一整週都碰不到面,我仍覺得她一直在身邊陪我訓練,教練會開設訓練課表並檢視進度,但很少會關心妳的感受,更別說訓練外的生活,Flanagan總是在訓練之餘,和大家交心,關切每個人的身心狀況,並給予經驗和建議分享。」 Quigley說。

或許就是這天生的領袖氣質,Flanagan曾提及她在選手生涯退役後,將往鮑爾曼田徑隊的職業教練一職發展,成為史上少數僅有的女性教練。

「人們總是看到她身為運動員的嚴肅態度,認為她極度認真、嚴謹、全然投入於選手的身分之中,從專業的角度來看這確實沒錯,但實際上Flanagan有著全然不同的一面,她也是個貼心、樂於助人的母親,訓練之餘她很宅,把時間都花在陪伴家人,我想這也是她出書教大家烹飪的原因,她想讓所有人感到溫暖與快樂,這是身為摯友或家人外,Flanagan鮮為人知的另一面。」Amy Cragg說道。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Flanagan將成為鮑爾曼田徑隊名人堂的一員,無庸置疑,但在此之前,她仍在考慮是否要走那最後一哩路: 重返波士頓馬拉松,一個與她有深刻連結的比賽,不論是從成長背景,還是從過往的失敗經驗都是。

「雖然曾經跑出賽道紀錄,但波士頓是我生涯極少數不堪回首的比賽,可說是我的心頭刺、一個難以釋懷的疙瘩,我不希望帶著這樣的遺憾退休,更不希望人們提及波士頓時就想到我的挫敗。至少我還有一個機會,在退休前改寫自己的波馬履歷。」

不過Flanagan心裡也明白,在全美好手和國際菁英齊聚的2018波馬賽場上要抱回桂冠並不容易,包括Jordan Hasay、Molly Huddle、Desiree Linden等一時之選都已磨刀霍霍誓言跑出全美最佳,Hasay去年拿下第三,Huddle在年初成為美國史上半馬最快的女子跑者(1:07:25)、Linden則曾於2011年在波馬拿下第二。「我沒有給自己設限,沒有預設名次或時間,就是盡可能地把自己的狀態推向巔峰。在狀態絕佳的時候,我對身體的感知將會達到一個無比敏銳與理想的境界,心之所向、身所往,我很期待自己能在比賽當天,達到身心合一的境界。」Flanagan說道。

在去年紐約馬風光的勝利後,Flanagan可說是在一個無後顧之憂的基礎上,盡情享受選手生涯的最後一場波士頓馬拉松,「我沒有一定要贏才生涯無憾的壓力,我會選擇再比一次波馬,純粹就是我想跑,這並不代表心態消極,而是心中踏實,少了擔憂,晚上我也會睡得比較好。」

從清晨出門到結束訓練到家,已經過了近六小時,拿起繡有美國代表隊徽章的背包,Flanagan走進屋裡,準備午睡,傍晚煮飯前,她還要出門小跑個幾英哩。

訓練週期的開始總是特別疲勞,甚至往往是段不知道努力是否有回報的時光,但漸漸地,Shalane Flanagan,美國史上最優秀的女子長跑選手之一,將會逐漸看清2018年4月16日的自己,站在起跑線時,是什麼模樣。


本文為編譯改寫,資料來源: https://www.runnersworld.com/runners-stories/a19644611/shalane-flanagan-unfinished-business/

Thursday, March 29, 2018

出去帶的極致 Netsanet Gudeta與衣索比亞的瓦倫西亞之謀


2018世界半程馬拉松錦標賽於上週日精彩落幕,除了Geoffrey Kamworor最後十三分鐘五公里的駭人表現,衣索比亞女子跑者Netsanet Gudeta以66:11打破全女子半馬世界紀錄、並率領以索比亞拿下團體金牌的表現,也是另一個讓跑者驚嘆連連的話題,Gudeta在本屆比賽前只能說是二線水準的選手,生涯還沒有頂尖的一級表現,也未曾在世界錦標系列賽贏得獎牌,本次比賽能跑出如此水準,她的經紀人Gianni Demadonna表示,這都要歸功於賽前規劃的團體作戰策略。

我個人去年(2017)到衣索比亞訓練時,觀察到當地的訓練文化和肯亞有很大的不同,肯亞的跑者多半住在遠離大城的鄉村,重視團體訓練,相近能力的跑者各自形成小團體,甚至連生活起居都一起,跑者隨能力提升或不適應,在不同的團體間更換時有所聞,但仍不脫離群聚訓練的形式,形成許多互助拉拔的生態圈,而不同團體每週也會有在同一場合或進行同一種大集團訓練的安排,長期下來透過同儕良性競爭與互助,而形塑出難以撼動的長跑實力。

衣索比亞的跑者則單獨生活,居住在首都Addis Ababa或鄰近的地方,只有集訓日才會出現在同一個場地或找各自的俱樂部一起練習,也因此跑者的個人風格較肯亞凸顯,也比較不穩定,尤其是那些早年成名的潛力新秀,往往因優渥的生活或城市文化的影響、加上獨自居住,而逐漸遠離刻苦的選手生活。

Netsanet Gudeta過往也是如此,獨自居住在Addis Ababa的市郊,和其丈夫與一些年輕的選手們訓練,除了比賽,鮮少和同儕、或是水準更高的跑者交流;本屆世錦賽前衣索比亞正思考如何才能突破過去兩屆肯亞獨霸的局面,今年世錦賽由於時間很接近春季馬拉松,許多好手都選擇放棄,加上選拔過關的跑者過於年輕,包括包括Zeinaba Yimer、Meseret Belete、Zinash Mekonnen、Bekelech Gudeta等四人都未滿21歲,經驗明顯不足,最後決定開特例條款,由具備兩屆世錦賽半馬經驗的Gudeta率領這群年輕新秀,以團體金牌為優先,希望在前輩的帶領下,能擊敗賽前陣容不是那麼完整的肯亞軍團(半馬世界第二快的Fancy Chemutai臨時缺席,帳面上只剩Joyciline Jepkosgei具絕對優勢)。

為何說特例條款呢? Netsanet Gudeta今年並未參加世錦選拔賽,而選擇了日期相近的杜拜馬,但表現並不好,原本打算上半年重新調整,下半年再看狀況決定跑越野賽或是馬拉松,沒想到意外被徵招成為國家隊的一員,也「意外」地跑出生涯代表作,出去帶,結果帶到第一名回來。

訓練策略上也改變以往跑者獨自練習的文化,衣索比亞田協將五位代表聚集、團體練習,培養默契與良性競爭,沒想到原本預設為經驗傳承、穿針引線出去帶的Gudeta反倒在這樣的安排下起了意想不到的化學作用,狀態是團隊中最佳的一位,也讓教練與國家期待她能跑出佳績,也許67分吧,沒想到最後在比賽中創下個人生涯顛峰的66:11,連帶也讓其他四位年輕跑者全部創下生涯最佳(Zeinaba Yimer 68:07、Meseret Belete 68:09、Bekelech Gudeta 68:12、Zinash Mekonnen 68:30),有了完美的結局。

本屆世錦賽衣索比亞在缺乏好手、天外飛來一筆的瓦倫西亞之謀,也許會讓這個長跑強國傳統的訓練文化產生改變,綻放賽拉希*王國的新世代光芒。

*賽拉希(selassie)是衣索比亞阿姆哈拉語三位一體、上帝繼承人的意思,象徵至高無上的榮耀與地位,常見於衣索比亞男性的姓名之中,如自1930年代以來長期統治衣索比亞的皇帝Haile Selassie,或是大家熟悉的長跑皇帝Haile Gebr''selassie'',都有這樣的意味。